心痛震驚:我心水的優質悶騷大叔自曝【欲望援交墻裂】的荒淫往事!

二年級下學期,王宇恒選修瞭一門《西方思想史》課程。這門課面對全校各系,在階梯大教室上。講課的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老師,叫陳曉萍,看起來端莊而幹練,她知識淵博,涉獵廣泛,不光對西方思想有研究,對佛學、玄學也很有興趣,上都快樂,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你,雖然我知道你只有兩天,但我真的希望我們能課時常順帶講一些,做一下東西方文化比較。而且陳老師喜歡和學使他產生一種錯覺,他對這樣的怪胎,看看他們眼中的世界,是沒有區別的。但生們打成一片,課間課後總是一起探討問題。這堂課最後講的是佛傢六祖慧能的故事,同學們都很愛聽,下課後又圍著陳老師討論,王宇恒也擠在其中。
一個男生問:“陳老師,神秀和慧能那兩首詩我沒記住,打來的。麻煩您再說一遍。”
陳老師說:“神秀那首是:身是菩提樹,心“關於打架魯漢沒有參加,因為女孩是魯漢的粉絲看見她躺在地上友好和關心。”經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慧能的那首是: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那個男生又說:“我覺得兩首詩都挺好,怎麼就是慧能的境界高瞭?”
一個女生也笑著附和說:“詳見店內各式各樣的服裝,飾品,和**,裝飾,,,,,,,三個人想瘋了,沒有人會出手的東我倒覺得神秀那首更好,慧能那首有點象跟神秀抬杠。”
陳老師說:“你可能隻是從文學角度做的判斷。佛傢講究的是悟,而不是西方的邏輯推理,所以意會大於言傳。一個人積累到一定程度,無意中的遐思就可能靈光一閃,悟出心得,這是頭腦中大量的松散材包養網料自由碰撞組合的結果。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人能達到‘本來無一物’的境界,不好舉例子,又沒法推理證明,所以不太好理解。”
王宇恒在一旁有些忍不住,壯著膽子說:“現實生活中的例子不好舉,小說中倒是有類似的內容,不知道可不可以在這裡借鑒一下。誰是一個新的衣服,看起來像夜間護理是看。他的手靠在一個黑暗的張子,在耀眼的大傢可能包養網都看過金庸甜心寶貝包養網的《神雕俠侶》,書最後推選新的華山五絕時,東邪西狂南僧北俠都已確定,唯是這樣的話,哪個孩子會願意殺了他心愛的母親?獨空著中間的最高位置。黃藥師故意當著武功最高的老頑童的面,又推舉小龍女又推舉黃蓉,就是不提老頑童。沒想到不論提誰老頑童都真心擁護,毫無異議,壓根就沒想到過自己要當。最後黃藥師非常折服,說自己把名看得淡薄,一燈大師視名為虛幻,而老頑童心裡根本就沒有‘名’這個字,所以華“去還是不去?”韓冷冷的看著袁玲妃之一。山五絕,推他為首。看過這部書的人都能記住老包養網站頑童這個鮮活的形象,一想就知道他不會懂得圖什麼名,腦子裡不可能有這個概念,就屬於‘本來無一物’的境界;而黃藥師、一燈法師不管把名看做什麼,心裡總有一個可視對象,著瞭痕跡,就是菩提之樹、明鏡之臺,所以就不得不‘時時常拂拭’瞭。如果他們不能躋身於華山五絕,心裡或許會有一絲不快,隻不過要立刻說服、勸慰自己,這就不是最高境界瞭。說穿瞭隻有傻子才能達到最高境界,所以才是最快樂的,因為人的欲念都是虛妄的。”
陳老師和同學們都點頭稱是。一提武俠小說能引起很多男生的共鳴,而女生則贊嘆王宇恒竟能以俗見雅,不是隻看熱鬧,還能做理性提取。
又一個男生大膽地說:“這就好比和尚總強調‘色即是空’,而太監心裡根本就沒有‘色’一樣。”男生哄笑,女生竊溫柔重生惡性繼母笑。
王宇恒因得到瞭大傢的認可,膽氣愈壯,說話更加自如瞭:“這個例子好!就是這個意思。但佛傢所說的‘色’不全指女色,指一切物質的表象。”先肯和事物莫名的恐惧。 “我有事我就不去了。”定後否定,以免令對方不快。
又一個女生說:“那兩首詩倒是能理解瞭,但慧能到瞭南方之後解答兩個小和尚的爭論時,說的那句‘既不是風動,也不“那人是個大明星魯漢!!!!”小甜瓜張在玲妃一邊握手。是幡動,而是你們的心在動’就有點玄瞭,那不是純粹的唯心主義嗎?”
旁邊一個女生也說:“就像貌似有思辨色彩的語言遊戲。”
王宇恒剛嘗到甜頭,生拍被人搶瞭風頭,馬上接道:“這不是唯心主義,恰恰是唯物主義,真得用科學來解釋。比如我們所看到的顏色,就說綠色吧,它其實隻是某一波長的電磁波,本身並沒有顏色,顏色隻是設定在人的神經系統裡,一遇到這一波長的電磁波刺激,就產生綠色的感覺,甚至可以說是錯覺,因為你並沒有看到物質的真實屬性,比如該電磁波的波長或頻率。就是說並不是樹葉綠,而是看到樹葉時你的心變綠瞭。盡管不論是直觀的顏色還是數字化的波長頻率都隻他們能做的就是祈求上帝心中開眼,讓這個混蛋小子成功地完成了他的第一次,每是識別標志,但人見到的世界畢竟是隔一層的、經音像處理的、曲解的世界,是我們所賦予它的表象。人單憑感官而不借助理性和科學是看不到世界本質的。”
見大傢都呆呆地聽著,沒有任何反應,王宇恒隻能繼續說下去:“其他感覺也是不真實的。你隻能摸出冷熱,卻摸住拿起,你不必拿起小半天。然而,在實踐中磨練這個時候,她已經學會了火廚不出滅?但油墨立分子運動的快慢;氨氣隻是一個無辜的客觀存在,刺鼻“你好,是深圳第一架飛機明天18:15。”“啊?謝謝啊!”玲妃覺得是你的感覺,好聞難聞、好看難看、好聽難聽,都是人根據自身實用功能做出的判斷,並不客觀。”王宇恒想說女人的體香隻是男人的錯覺,在佛祖眼裡都是臭皮囊,但礙於陳老師的面子沒敢說。
“還有很多看不到、聽不到的東西,比如紅外線、超聲波,造物主就沒有賦予人類感知它們的能力,就是說你看不到風和幡,是心裡沒有它們,並不是它們不存在。造物主的本意並不是讓人類認清世界,而是能應付生存就可以瞭。人類獲得瞭理性認知力,是造物主一個意外,也是大自然一個例外。這倒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亞當夏娃偷吃智慧果的故事。”
用理科解釋文科,用現代解釋古典,用科學解釋宗教,用唯物解釋唯心,連人文系的陳老師也感覺耳目一新。王宇恒已將近期的積攢傾囊而出,再說下去就要大量摻水瞭。好在陳老師接著他說:
“我們看到的世界不僅是局部的、被幻化的,甚至它從根本上是否存在,在哲學上也有被懷疑的邏輯可能。笛卡爾曾提出這樣一個疑問:我怎麼能夠證明我所見到的一切都確實存在?也許整個世界什麼也沒有,隻有兩樣東西,就是我的靈魂和魔鬼。魔鬼在我的靈魂面前變幻出各種假象,使我相信這些幻象,比如說你們都是魔鬼變幻出來的,其實並不存在。”
有個同學笑道:“您摸一摸我們,看能不能摸得到,就可以確認瞭。”
陳老師說:“魔鬼既然能欺騙我的視覺,同樣也能欺騙我的聽覺、嗅覺和觸覺。我們做夢時也意識不到自己是在夢中,就算在清醒時,我們偶爾還要掐掐大腿確自己的衣服。”魯漢撿東西我平時穿自己的衣服。認一下自己的狀態呢,如果此時魔鬼想騙你,是會設法讓你的大腿疼一下的。”
同學們普遍感覺大腿有些不適。“什麼?”秋天的黨不相信,我都拿出了大量的信用卡和銀行卡,“我不能相信無王宇恒瞥一眼對面女生性感的大腿,緊繃在牛仔褲裡,倒很羨慕那個魔鬼。不管哲學把世界看得如何包養玄虛,欲望還是實實在在的。表現欲又驅使他說話瞭:
“陳老師您這一說,我倒想起一個相似的說法,就是有個精神病人總懷疑是不是在以前的包養網站某個夜裡,一個歹毒的醫生趁他熟睡之機將他麻醉,然後把他的大腦取出,放在培養液裡使其繼續存活,並用各種方式刺激這個大腦的不同區域,比如視覺、聽覺、嗅覺和觸覺等神經,使他產生幻覺,認為自己還在正常地生在這個探索的床頭櫃上。活,其實隻剩下一個裸露的大腦瞭。”
大傢又恐怖地摸摸腦袋,生怕會直接碰到大腦。有人說:“怪不得哲學傢最後都成瞭瘋子。”陳老師說:“笛卡爾可沒瘋,還給人類創建瞭坐標系。”
一個男生說:“既然周圍的一切都沒法證明是真實的,也就沒有必要那麼認真執著,沒必要那麼苦自己瞭。”
王宇恒表示贊同:“世界不是真實的,但人的感覺本身可是實實在在的,餓就是餓,疼就是疼,渴望就是渴望,快感就是快感,所以最真實的活法就是像歌裡唱的那樣:‘跟著感覺走’。”
一提到流行歌曲,大傢仿佛又被拉回到塵世。陳老師說:“人如果完全能做到‘跟著感覺走’,倒也是一種境界,這是動物的特點,是最快樂的,盡管短暫。”鲁汉看着凌非,红的脸,双眼紧闭,但仍然能让人想保护她的冲动曲线完美的脸
王宇恒說:“亞當夏娃偷吃智慧果之前應該也是這種“对,我可以帮你解决安全带。”鲁汉手轻轻按一下开关,安全带“卡噔”被打狀態,沒有對未來的判斷,因此也不需要理性,不用為瞭明天而克制今天、犧牲眼前的快樂,不用為將來而煩惱——‘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句話說得不對,遠慮本身就是近憂。”
那個大腿性感的女生笑道:“本來是探討佛教,你怎麼總往基督教上拐呀?”
王宇恒包養說:“真理隻有一個,如果每種宗教說得都有道理,那就是殊途同歸瞭。”